【三八婦女節】照顧勞累瀕爆煲.工作零散缺保障

2021 年 03 月 08 日

三八婦女節
照顧勞累瀕爆煲.工作零散缺保障
2021 年的三八婦女節與過往不同,全球還在抗疫當中,聯合國數據顯示女性在疫情期間承擔了更多的家務勞動、更重擔的家人照顧、以至嚴重影響女性在經濟、就業和社會的參與。
在疫情大流行之際,政府政策作出支援很重要,可避免弱勢社群加劇貧窮化,但香港政府漠視基層、缺乏性別角度,就必會擴大因性別而造成的不公平差距,無助婦女在疫情後有更合理生活。
今年香港,婦女節正好在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發表後,可以反映政府忽視基層艱困、缺乏性別角度的政策內容。現時婦女的處境:
1. 照顧者壓力爆煲.照顧者為本服務刻不容緩
疫情下子女停學、照顧和家務工作量和壓力倍增,如遇上家人停工或開工不足,婦女作為家庭主要照顧者要承受壓力是過去日常的數倍。本會在 2020 年 12 月至 2021 年 1 月進行的調查,顯示九成以上婦女都反映疫情加劇了精神和情緒受壓,家人同樣有情緒以至家庭暴力瀕於爆發。
調查顯示的艱困生活,如:單親媽媽獨力照顧子女生活和學習已佔據大半的時間,加上家頭細務,每天只睡4小時;另外雙職照顧者因子女留在家、不能出外兼職,以至手停口停;劏房居住的因疫情失業,一家三口被業主趕走……
這些都不是特例,政府數據顯示1 20 至 39 歲的已婚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比過去十年下跌,而當中無法參與經濟活動的一大原因為「料理家務」;因為香港的託兒照顧服務長期不足,都落在婦女身上,疫情下,除了照顧工作量、加上經濟、情緒、家庭關係等問題,家庭慘劇就瀕臨爆發點。社會已經出現多宗照顧者壓力爆煲慘劇,包括 2020 年 12月,一位全職照顧三名兒童的照顧者因壓力崩潰,企圖勒死其 7 歲兒子不果,最後上吊自殺身亡。
政府的財政預算案為安老服務和康復服務,增加杯水車薪的服務名額和宿位,而兒童照顧服務並無增加。本會認為需要訂立以照顧者為本的政策及服務,例如照顧者津貼就是其中一種從社會制度上確認照顧者勞動價值的支援,婦女付出的不單愛心也是生活的保障,而照顧工作也有額外的支出,如接送子女、送飯、照顧長幼或殘障家人陪診等。從性別主流化的角度,婦女承擔了照顧家人穩定了社會,應有喘息空間、支援在照顧方面的交通及託管開支等,而長遠應該在公共財政方面作出「性別預算」,以促進社會公共開支能更關顧改善婦女從屬於家庭的處境。
2. 政府要婦女工作但不修例.女性跌入次等勞工的惡性循環
政府過去幾年政策方向都要釋放婦女勞動力,一直宣揚「婦女一旦投入勞動市場便能解決經濟和家庭問題」的概念;但事實是,即使在相同教育程度、相同職業下,女性的工資中位數亦比男性低。而基層家庭的婦女賺取的收入,遠遠不足以聘請外傭取代自己家庭照顧責任,於是成為雙職照顧者 –– 就業市場一份工,回家繼續照顧工作無酬勞動。婦女處於「次等勞工」加「雙職照顧者」雙重身份的位置,承受多重責任和壓力,但回報和薪酬郤不成正比。
為就業市場提供低廉工資勞動力:據政府統計數據2 2018 年女性勞動參與率為 50.8%,相對 1997 年增幅高達 8.4%,但回顧同期的就業保障,郤沒有為這班填補勞動市場的婦女提供保障,尤其直接相關的勞工法例和工資保障。承擔多重角色,婦女可選擇工作局限於飲食業、清潔、及社會服務行業等。亦是散工、兼職、不穩定工作時間。零散工作被豁出勞工法例的保障,因工作不足 418 條例,得不到一般勞工應享有的假期津貼,年資計算的福利等。在各行業工種中,婦女往往佔最低層工種和最低工資的主要員工,就是「次等勞工」的待遇。
本會調查顯示,婦女工作賺錢是家庭經濟重要的一環。面對疫情影響,就業市場出現萎縮,可預見僱主為減輕支出,更多工種將趨向零散化、工作條件更差。政府抗疫不力,結果不應該由低層婦女承擔,以無保障的「次等勞工」及雙重照顧角色,為政府承擔社會和家庭的照顧和任務。
本會認為政府應重新審視僱傭條例中對零散工的保障,修訂 418 連續性僱傭關係條例,讓零散就業的付出,獲得尊重和作為主要勞工的保障;提升最低工資及作出每年一檢,讓低層工資能應付生活。而真正做到鼓勵就業釋放婦女能力,不應只從僱主角度出發,應該提高婦女在分娩生育的支援和保障,包括增加產假日數、提供有薪侍產假,支付全薪的分娩假期薪金,增設家庭照顧假期,建設家庭友善的工作環境。
3. 疫情加劇經濟危機,失業援助才是長遠社會保障
疫情未過,民生凋零、民心散渙,預見就業困難,家庭經濟更困厄。婦女作為家庭的財政司,都是想盡方法先照顧子女及家人,才想到自己。本會希望政府以民為先,長遠為市民福祉着想。在疫情下,更突顯過去法例的漏洞不足,所衍生的問題都浮現,保障更應及時,既能紓緩困境也能提供長遠保障。
設立「失業援助金」,是基本及長遠的社會保障政策,刻不容緩。
4. 借貸度日越陥越深,社會經濟營造社區關係
借貸度日已經是基層的生活經驗,現時財政司日後扮演「財仔」的角色,對陷於經濟的危機的市民來說,總算好過日後被淋紅油的恐懼,但市民更期望能有機會建立自己經濟能力。
政府凍結多年的小販牌照,應該作出檢討並重新出牌,讓民間的社區經濟可以發揮自助;也應放寛社區經濟政策,如墟市的政策和安排,讓社區生活可加強經濟能力。
在三八婦女節,本會綜合向政府作出以下建議︰
1. 訂立照顧者為本的政策和服務
提供照顧者津貼,支援因照顧工作而出現的經濟壓力;增撥資源發展照顧者喘息服務;增加被照顧者的服務名額和資助金額、以紓緩照顧者壓力。
2. 將無酬家務勞動計入生產總值(GDP)之中
政府應該在國民生產總值中計算「家庭照顧的無酬工作」,包括家務勞動所承
擔的公共開支,確認婦女對家庭及社會無酬的貢獻,無酬家務勞動的社會價值。
3. 檢討修訂現有勞工法例保障
政府應配合勞工就業情況,完善對零散就業婦女的保障。修訂勞法對生育婦女的支援,包括增加產假日數、提供有薪侍產假,支付全薪的分娩假期薪金,增設家庭照顧假期,建設家庭友善的工作環境。
4. 發展社區經濟,開拓民間經濟收入機會
就業困難,政府應開拓社區經濟空間和條件,包括︰重新發出小販牌照及更新政策,放寛墟市空間、提供社區,支援基層發展社區合作經濟。

Copyright © 2021 HKWWA. All rights reserved |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