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員及零散工工會】疫情加劇就業零散化 抗疫基金偏重商家 政府無視零散工存在

2022 年 05 月 03 日

據政府統計資料顯示,2018年本港約有55萬零散就業的勞工。自病毒肆虐至今,不少全
職工友都被迫轉為兼職、散工、或臨時工。來到第五波疫情,工作零散化更趨嚴重,情況
令人憂慮。


本會(推廣員及零散工工會)的會員主要來自零售業。在疫情期間,大批推廣員被迫停
工。當中炒散的工友大多率先被要求停工或僱主拒絕安排工作予工友們,導致其頓時無
奈成為失業人口的一員。最近疫情有稍微緩和的跡象,散工工友紛紛準備投入勞動市
場。可是,由於就業市場的工作仍然以炒散為主,工作日數和時間較短,間接令工友的
整體收入大減,影響其生活水平。值得注意的是,而工友們間歇性工作的工作模式,並
不符合申領失業援助金的連續30天失業的申領準則,導致有需要的工友們得不到這類
臨時性的失業援助。散工工友們努力尋找工作,盡己所長,得到的卻是政策上的忽視,
甚或變相懲罰。


勞法落後.令零散就業工人變相二等勞工
勞工法例對於散工沒有明確的定義,是以連續性契約為勞工權益保障的準則,即我
們俗稱的4118」(連續4個星期為同1僱主工作、而每星期工作超過18小時)工會發現
各行各業都會運用不同手法來中斷連續性契約」以逃避提供勞工權益保障予工友們。
見手法如每星期工作17.5小時,或連續工作3星期後就有1星期不足18小時,甚或每幾個
月就暫定編排工作予工友,待下個月才重新編排工作。而這種種手法,開始浮現於各
行各業,當中以零售業受影響的人數最多。但勞工法例沒有進行修訂,工會倡議多
年,要求按比例計算勞工保障,政府都沒有正視。多年勞法不改,在疫情嚴峻就業艱
難的情況下,零散就業工人處境不單不能改善,反而更多全職工變成零散工、變相成
為二等勞工,不受勞法保障。


推廣員就業不足收入大減.但失業金變相懲罰零散工
零散工在日常就是邊緣處境,當要面對疫情時處境更脆弱。產品推廣員是零售業中普
遍的聘用模式,零售業受疫情打擊,首當其衝的是推廣員,不獲編排推廣工作、或每
月幾天的零散工作。零散收入大大打擊推廣員的生計,只能靠努力搵散工工作,反而
令推廣員申請不到臨時失業援助金。政府的抗疫基金延續政策忽略就業邊緣的工友,
更變相懲罰零散就業勞工。


抗疫保就業計劃偏坦僱主.零散工零保障
政府推出的保就業計劃聲稱協助僱主保留員工,而資助款項是要透過僱主支付給員
工。這對零散就業工友不利、容易被忽略而又難以投訴追討。就如推廣員,透過不同
的推廣公司聯絡,被派往不同區不同百貨超市店做產品推廣,工作期由3-7日不等。推
廣員是散工、很多公司是沒有為散工開設強積金戶口,或以假自僱名義聘用﹔推廣員
日常就已被置於不受保處境。在保就業政策之下,百貨店不會為他們申請保就業,推
廣公司員工多散工多,即使申請了保就業援助,也不等於用於支付零散的推廣員。
所以,零散推廣員又一次被豁出抗疫基金的支援網。


「援助不公 支援不足」政府有責
從事零散工作的人士,大多數是中年婦女。以推廣員為例,因為同時要兼顧家庭及工
作,不少推廣員均選擇成為散工。基層家庭婦女就業零散化最主要的原因為支撐家庭
經濟,更是重要的收入來源。疫情下,她們照顧家庭的工作量大增,經濟壓力同時也
大增,徬徨搵工是散工工友的日常寫照。推廣員因為工作所需,經常走遍各區但收入
不穩。加上工時減少,故工友不能申請在職家庭津貼;部分炒散的工友則不能申請臨
時失業援助金。政府長期漠視工友的水深火熱,勞工法例保障並不涵蓋散工工友們。
當前面對如此緊急的經濟危機,政府仍然對散工人士視而不見,政策上更忽略對零散
勞工適切的保障。


工會要求政府為零散工補漏政策不足
1. 放寬在職家庭津貼申請︰在工時的要求方面要放寬﹔
2. 將失業援助金申請成為恆常,也放寬讓開工不足的工友可以申請﹔
3. 盡快重啟勞工法例修訂,以保障零散工日常的就業

Copyright © 2022 HKWWA. All rights reserved |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