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潔工人置身殘留催淚氣體中如何自保 調查報告

2019 年 09 月 04 日

清潔工人置身殘留催淚氣體如何自保

調查報告

清潔工人職工會

2019年8月

 

前言︰

工會探訪工友時發現警方在多區施放催淚彈的附近,都有清潔工人在工作。所以工會開展了這個調查。

 

法例背景︰

如果外判工人遇到自行停工回家。會被視為擅離職守,可被公司合理解僱得不到賠償﹔還有,食環署職員可向清潔公司發出「失責通知書」。

 

受影響的清潔工種︰

公廁清潔工、街市清潔工及街道清潔工︰工作時間也是早上7:00至晚上11時,有兩間公廁是要通宵開放,24小時有清潔工人當值的。

 

調查方法︰

根據警方在8月份施放催淚彈的地點,再查看附近有否公廁、垃圾站、街市,然後到訪該地點,訪問清潔工人

 

受訪的區域︰(共9個區域)

銅鑼灣、中環、灣仔、上環、西營盤、尖沙咀、官塘、黃大仙、荃灣

 

訪問期︰2019年8月份

 

訪問的清潔工︰接受訪談的清潔工人︰合共75名(50名尼泊爾裔、25名本地清潔工)

 

調查訪問內容及結果︰

  1. 在75名在工作期間遇到警方在該區施放催淚彈的受訪工人中,有53人聞到催淚氣味。而其他則稱,不知怎樣是催淚氣味。
  2. 警方施放催淚彈之前,只有2位公廁清潔工友收到即時通知,因警方正在其公廁旁施放催淚彈,但工人根本無路可走,唯有躲在廁所內。
  3. 所有清潔工人都沒有任何裝備,都只是日常使用的口罩。而口罩也不是日日帶在身。
  4. 遇到施放催淚彈期間,有一個科文曾作出暗示,提示工人可以早收工回家。例如叫工人自己搵地方避催淚煙,而無要求工人返回。連科文也只能作出暗示,因為公司沒有作出明確指引。科文只能暗地叫工人不用回去。清潔工人多是中老年工友以及尼泊爾裔工人。他們對處境不掌握,只知道盡責工作。
  5. 公司/食環處並沒有任何指引工作期間遇上警察放催淚煙如何處理,公司就是連關心慰問都無。
  6. 沒有一個清潔工人有額外的裝備工具去清理受催淚煙影響的範圍。事後要負責清洗殘留催淚氣體時,也沒有額外的工具或人手。都只是如日常清潔的做法。
  7. 清潔工人試過身體感到不適,包括︰眼晴乾澀︰22人(30%)、氣管不適 16人(20%)及皮膚敏感 2人 。
  8. 清潔工人不知有沒有在清潔時執拾到發射催淚彈匣、或布袋彈匣,因為根本不認識這些受管制槍械物品,也不知道,如果隨意處理或當作垃圾,可能干犯「非法處理危險品」。這些現時未發生,但是當濫捕已經在進行時,工會更擔心工人。

 

工會綜合建議︰

  1. 食環處應該將警方行動列為緊急情況,容許清潔工人盡也離開現場。清潔公司應向工人清楚指引,遇到緊急可盡快離開,不會當作擅離職守及扣除工資。

 

  1. 對於清潔殘留催淚氣體,政府應成立一隊特別清潔隊,額外人手和專業清理殘留催淚氣體。據多名醫生在傳媒的資料,催淚氣體殘留室內,如焗熱日子越長,會釋放山埃。但是醫生都不肯定香港警察使用的催淚氣體的成份。所以,應以處理化學險品一樣,成立特別處理隊。特別處理隊除了清理公廁和街市,還有地鐵和民居。

 

  1. 清潔公司應提供額外的設備工具,包括︰ N95口罩、手套,眼罩等。

 

  1. 最後,我們譴責縱容警方使用的政府,希望政府以謙卑態度解決是次政治事件引發的衝突。

 

Copyright © 2019 HKWWA. All rights reserved |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