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就2019年施政報告的回應

2019 年 10 月 22 日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就2019年施政報告的回應】

行政長官公佈的第三份施政報告,以「珍惜香港.共建家園」為口號,在改善民生的篇章,提出五大理念,包括(1)愛護兒童、(2)支援家庭、(3)鼓勵就業、(4)尊重受助人的選擇權、(5)保護民康,並強調已取得的成效。然而,要共建家園就不可以忽略各持分者對社會的貢獻,透過短中長期政策作出改善。

以下是本會對2019施政報告的回應︰

1. 託兒託管服務忽略社區保姆照顧服務制度化

施政報告提出加強課餘託管服務,包括增加2500個豁免全費名額、放寛申請資格及提高資助額。但現時的「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社區保姆),團體和家長都反映了多年,但政府施政報告完全不作任何跟進。
政府曾委託港大教授進行「幼兒照顧服務的長遠發展研究」 ,報告提出長遠及短期改善建議。政府接受了增加幼兒中心資助及增加豁免名額,但並沒有檢討依賴義工服務的「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社區保姆)。社區保姆是「非常規」的只是支援有「突發需要」的個案,加上義工只有一般的培訓,支援和監察也不足,家長對安全和兒童保障有疑慮,但別無選擇。

本會建議,應確認社區保姆的服務和貢獻,以不少於生活工資的水平給予合理回報。並應研究成立「社區保姆註冊制度」,制訂從事家居照顧保姆資格,並設立獨立部門統籌及監管。

2. 女性法定產假及津貼

產假延長至14星期,而由政府支付新增四星期產假薪酬;由政府支付產假津貼雖作為政府鼓勵女性生育,實質也是減免了僱主的支出。但對於生育新生兒的家庭開支增加,僱主和政府應該以全薪支付。

3. 政府施政應要確認零散就業勞動者的貢獻

勞福局局長網誌強調在就業市場上,新增的婦女勞動人口增幅比男性高,單是2019年5-7月就新增了28,000人,這其實顯示社會多了2萬8千個雙職婦女。雙職婦女投入工作減輕了家庭經濟的壓力,但家庭的照顧責任並沒有因此而減少﹔政府對於照顧者的支援忽略了雙職就業的一群﹔而差不多4成的婦女從事的行業是零散化模式,施政報告亦完全忽略零散就業的雙職女性勞工保障。
根據統計處資料,2018年接近4成(39.7%)就業女性是從事公共行政、社會及個人服務業,而這些行業是最多以兼職、散工、臨時工形式聘用女性 。但是零散就業因為僱傭條例規限了418 ,以至零散就業的雙職女性變相被拼棄於勞工就業的福利﹔不能享有勞工假期、病假、遣散等。女性勞動參與率提高但變相成為二等勞工,得不到與其他全職工同等的勞法保障。

本會認為,局長讚賞了女性撐起半邊天,但口惠而實不至,施政報告並沒有肯定女性的貢獻。司長高調要求僱主提供「師奶更」的工作,但忽略雙職女性不受保障的就業處境。
零散化的就業模式,現已延展至各行各業﹔尤其對新入勞動市場的年青人,不單零散化還出現假自僱形式的聘用。
本會建議,政府應全面修訂僱傭條例,將勞工福利按比例計算,保障零散就業下的僱員。

4. 要修訂扶貧政策及工資政策以解決在職貧窮

上一年政府扶貧報告,承認了「在職貧窮」的問題,即是基層市民並不能靠工作收入解決貧窮的處境,更遑論向上流動的機會。政府的解決方案包括「最低工資」及「在職家庭津貼」,但是「最低工資」的兩年一檢做法,而且調整幅度偏低,政策遠遠滯後於通脹,不能反映基層生活的開支也不能給予足夠保障。

本會建議,參考團體倡議的「生活工資」及樂施會研究報告 ,制定生活工資,令僱員及家人獲得合理回報及合理生活水平,不單可改善在職貧窮問題,更長遠可收窄香港貧富差距,締造更公平的社會。

5. 社會保障政策並沒有性別平等的角度

司長和局長多次承認婦女在婚後的就業率大降是因為生育和家庭照顧責任,但是完全不講也不面對「女性因照顧家庭而停工,以至強積金不足以保障退休生活」。

本會認為,具有社會保險性質的「全民養老制度」才能保障有尊嚴的退休生活。

6. 施政不應忽視政治制度的改進

特首在施政報告開首就提到過去數月因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的社會衝突,更稱會「盡一切努力嘗試以其他行動與社會一起走出困局」﹔這一番說話說來動聽,實質的行動就是勞師動眾的一次公開對話。實在令人失望。
本會認為改善民生固然重要,但是不要以為民生政策可以解決政治的問題﹔深層次的問題是市民的聲音沒有被聆聽、而發聲的空間越來越少、市民欠缺參與決策的機會和條件。

本會認為政府先要重建市民的信心,才能與市民「共建家園」,所以要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獨立調查找出真相,平息民憤。同時,政府應快重啟政改,落實雙普選,實現民主。

Copyright © 2019 HKWWA. All rights reserved |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