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潔工的故事──翠芬

2016 年 04 月 18 日

訪問員︰ 孫力萍

年約四十多歲、中等身材、雙唇厚厚但經常面帶著笑容的女仕,她的一對手雖然並非幼細,但留了少許長指甲,看似十指尖尖的,頭髮束得整整齊齊,胸前戴了一條長型十字架吊墜之頸鍊,還穿著一雙粗黑橫條二吋高跟鞋。很難相信她就是清潔工人。

今日故事女主角──翠芬,在國內出生,祖籍佛山,家中以務農為主,由於有六個兄弟姊妹,家境清貧,只受了四年教育。長大後,聽聞鄰村朋友之親戚回鄉娶妻,輾轉間翠芬便嫁給這位比她年長二十多歲男子為妻,並在四年間誕下兩名兒子,由於翠芬之單程証未獲批准,直至2000年間才獲批並帶同二名兒子來港與丈夫團聚,好景不常,丈夫因精神出現問題而入住精神病院。2002年與丈夫離婚後,翠芬帶同兩名兒子入住仁愛之家,因而接觸到宗教信仰,這亦是翠芬為何喜歡佩帶十字架頸鍊之原因。

時間飛逝,大兒子已18歲就讀中五,幼兒子亦已滿15歲,故翠芬開始重投社會服務,經介紹下找到在港第一份工作,在官塘某間大型二十四小時營業之商場內做清潔女工,每日要返工十多小時,主要負責商場及商戶等之清潔。翠芬敬業樂業,不計較是否厭惡工作,清潔地上的嘔吐物,清潔從婆婆褲管內跌出的糞便也亳不介意,為客人引路,為傷殘人仕推輪椅等等……翠芬對工作充滿熱誠,亦樂於助人,唯一介意的是身上穿著那套制服之背面寫上該商場名字歡迎你,她覺得尊嚴有些受損,好像人肉佈景板似的,但為了生活還是要繼續幹下去。

工作了兩個月後,翠芬還未獲發薪金,而其他工友亦有此情況發生,故聯合起來向這間清潔承辦公司追討。清潔公司最後發放部份薪金,而這班清潔工便繼續工作,亦過著逢二進一的日子,直至一年後某一個中午,這間清潔承辦商突然結束,遺留下一連串的問題如欠下之薪金、強積金、代通知金、法定假期 、年假等等……由於翠芬要討回公司的欠薪等,故在這段期間接觸到工會,透過工會協助向小額錢債、勞工處等申訴,經過訴訟現已追回大部份的欠薪。

現在翠芬已轉往一間中學任清潔工,而另一方面又可照顧家庭。

最後祝福翠芬生活愉快、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Copyright © 2019 HKWWA. All rights reserved |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