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場上的清潔工

2016 年 04 月 18 日

經過一番尋找,約早上11:40,我們遇到兩位清潔女工,分別叫「阿珍」及「柔姐」,兩人約50餘歲,正值午膳時間,她們正在操場上休息,我們便聊及工作範疇和薪金的議題,她們都是新入職的雜工,雜務繁多,常感到疲備不堪,但她們住得較遠,所以中午休息時都不能回家,只在球場坐。

當談及工資時,她們均表示薪金不足夠一家人的支出,因為她們還需要照顧子女,單靠丈夫的收入委實不足,以致她們仍要出外做全職。她們認為通脹不斷,百物騰貴,微薄的薪金只能應付日常生活所需,買食物及車費已佔了大半開支,根本無暇消遣娛樂,因此皆認為工時長、薪金低確實剝削了最底層勞工的生活權利。

她們常自稱是不受人重視,嘆息「打工仔死梗」,弱勢社群,反映當中的不平及無奈,政府只顧及大財團的相關利益,卻永遠漠視了市民的基本訴求。我們表示女工會會繼續堅定立場,為工人發聲,爭討最低工資調升的修訂。

Copyright © 2019 HKWWA. All rights reserved |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