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傳媒報導

工會批評房署 帶頭壓榨清潔工 [星島日報] 2003-06-27 A07 港聞
弱勢社群抗炎路難行 [蘋果日報] 2003-04-30 E13 蘋果論壇 樂施會總幹事莊陳有
飲食業員工抗議被迫放無薪假 [成報] 2003-04-14 A04 要聞

星島日報 | 2003-06-27 報章 | A07 | 港聞

工會批評房署 帶頭壓榨清潔工

沙士令市民對衞生環境要求提高,房署亦撥出五千萬元,加強公屋清潔。但清潔工人職工會形容,潔淨背後,房署卻「可恥」到極。職工會引述統計署資料顯示,一般清潔業工人工資中位數為五千二百元,每月工作廿六天;但部分公屋外判清潔工每月做足卅天,月薪卻僅四千二百元,直斥房署帶頭壓價。

工會亦批評房署聘用的外判商,對清潔工人的防護物品「毫無支援」,口罩欠奉之餘,基本如手套、水鞋也沒有,要執垃圾、只靠雙手,連夾也沒提供。代表昨日到房署總部抗議,要求正視問題,並促請房署日後就公屋清潔合約招標時,不要考慮工資低於基本工資的標書。


 
蘋果日報 | 2003-04-30 報章 | E13 | 蘋果論壇 | By 樂施會總幹事莊陳有

弱勢社群抗炎路難行

非典型肺炎災難性地突襲本已疲弱的香港,帶來巨大衝擊,並使多個結構性的社會問題更形浮現,包括就業機會匱乏、社會政策不足、排斥、歧視,當中尤其值得關注的是弱勢社群的健康保障。

哈佛大學社會醫學副教授 Paul Farmer 在其著作《Infections and Inequalities : the Modern Plagues》裏探討資源分配不均與傳染病後果,當中研究指出,窮人、有色人種及邊緣社群比較容易感染傳染病,如肺結核及愛滋病。一旦患病,他們獲得適 切治療的機會亦相對低。我們理解到書中提及背景與香港不同,但其內容則引申出不同社群回應疫症能力的差異問題。

健康是要花錢的
疾病問題是社會問題的反映,道理很簡單,窮人沒有金錢、知識、社會網絡等資源預防疾病,自然較容易染病。得病了,他們亦欠缺資源與渠道治理。說到底,健康是要花錢的,在貧富懸殊、社會保障不足的社會,窮人的健康得不到應有的保障。

在香港,非典型肺炎疫症爆發的初期,有較高機會接觸患者的人士如醫護人員較容易受到感染。然而,當疾病持續蔓延至社區,各人受感染的機會都增加了,預防措施 是避免患病的最主要途徑。可是,綜援家庭、低收入人士或長者連最基本的口罩都負擔不起,於是,我們聽到一家幾口冒險共用同一個口罩,或者將紙口罩清洗循環 再用,甚至索性不佩戴這防炎基本裝備。此外,弱勢社群的居住衞生環境及飲食營養往往因欠缺金錢或其他資源而得不到保障。
有別於前線醫護人員得到社會大眾的鼓勵,同樣為抗炎賣力的低下階層勞工,如清潔工,其工作安全保障則要到最近才獲得公眾的一點關注。清潔工人職工會的 調查顯示,在受訪工人受僱的十八間外判清潔公司中,有三間公司完全沒有向工人派發口罩,即使公司派發口罩,大都是不符合衞生署的規定。防炎期間,各公共屋 邨都加強清潔,清潔工人的工作量大大增加,可是加了「辛」卻無加「薪」。另一方面,清潔時使用大量漂白水和消毒水,令不少工人已有咽喉痛及眼痛現象。

要求津貼買口罩
最近政府公布118億元救市方案,在推出這些救市方案之餘,政府亦應制訂措施,照顧弱勢社群在這非常時期的需要。樂施會已去信促請房屋署、食物環境衞生署和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要求它們監督轄下承辦商,向清潔工人及保安員派發足夠及合乎規格的防禦裝備,並按勞工法例讓工人有休息日。另外,樂施會亦要求社會福利 署署長,以特別津貼方式,容許申領綜援人士,實報實銷購買口罩及防肺炎工具。與此同時,樂施會亦已撥款五十萬元予社區組織協助弱勢社群防禦疫症。
每個人的健康都應該得到保障,不論階級、性別、年齡或貧富。為了發揮民間回應這場疫症的能力,和籌款協助弱勢社群,樂施會與香港醫學會於五月一日發起了大型行山活動「同步健康路」,邀請全港市民一同參與。(有興趣的朋友,可致電2520 2525查詢)


 
成報 | 2003-04-14 報章 | A04 | 要聞

飲食業員工抗議被迫放無薪假

 【本報特訊】非典型肺炎直接打擊飲食業的生意,一批飲食業的員工昨日發起遊行,抗議部分僱主以肺炎影響生意為理由,要求僱員放無薪假期,以至停薪留職等,部分不願簽減薪同意書的員工表示曾因此遭到毆打。

 五十多名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的代表,昨日手持橫額遊行至中環政府總部,抗議部分飲食業僱主以非典型肺炎打擊生意作藉口,強迫員工放無薪假期,或停薪留職,變相大幅減薪,更有僱主趁員工放無薪假之際結業,逃避支付遣散費。

 原本在酒樓任櫃面近十年的鄧貴梅表示,資方早前要求員工接受減薪方案,九折支薪,再削減一天有薪假期。其後她在員工大會上發表反對意見,隨即遭解僱,「八年以來都無加過人工,到底僱主有冇體諒過我哋?」

 在同一酒樓任職燒味部的明健強更投訴,由於不肯簽署減薪協議,遭酒樓經理毆打,「經理叫咗我入房,之後就一拳打埋嚟,我同佢講話我可以唔簽啫,唔使打人嘛!」現時他遭酒樓停薪留職。

清潔工抗議無安全保障
 另外,清潔工人職工會十多名代表全副武裝,穿上雨衣及手套,手持橫額在中環遊行至政府總部,抗議當局在清潔環境時,並無保障工人的安全。

 工會訪問接近二百名工人,發現僱用受訪工人的十八間外判清潔公司,只有三間完全無向工人派口罩,另外十二間公司,每月只派一至兩個保護力不足的棉紗口罩。

 此外,由於要加強清潔,有接近八成工友,每日都要超時工作,只有三間公司有津貼。

 調查亦發現,所有公司都無向工人發出安全指引,工會要求政府立即制定指引,並且責成屬下清潔承判商,提供適當的安全裝備,例如口罩及手套等,而由於長時間接觸漂白水及消毒藥水,部分清潔工人出現眼痛及喉嚨痛。

Copyright © 2021 HKWWA. All rights reserved |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