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工會的清潔工–寶麗

2016 年 04 月 14 日

訪問員︰潔瑜

在香港隨處都可以看到清潔工人打掃街道、清理垃圾,但是其實他們都是低薪工人,只享有最低工資的待遇;他們受到外判商的各種剝削,應有的福利都無一定的保障。工友爭取權益時是怎樣組織起來的呢?參與過工潮的工友怎樣保持力量?認識一個參與等組工會的清潔工友–寶麗,有機會了解工友的行動。

清潔工人職工會於2002年初成立,反對外判,為清潔工人爭取改善待遇,到底清潔工人職工會當初是怎樣成立呢?

寶麗見證着工會的成立和發展,她是最初組織起工會的第一批工人,亦是現任理事之一。她回憶最初促成清潔工會的事件,是由於她工作的屋邨清潔公司拖欠工人的假期薪金:「我和其他清潔工人被清潔公司要求星期日工作,亦都無『補水』。」這件事發生在1999年,寶麗她們遭到公司解僱,一直拖欠的假期薪金更是無法取回。幸好,她們幾人在香港婦女勞工協會附近的屋邨工作,因而認識女工會。因此,當她們受到不公平、不合理的對待時,就主動向女工會求助。女工會協助寶麗和其他工友與清潔公司交涉,可惜最後工友仍需與公司對簿公堂。

寶麗憶述:「當初之所以成立工會,是因為在法庭上女工會不可以代表我們這些清潔工人發聲。」,因為只有職工會才可代表工人在庭上發言。雖然,寶麗她們最後與清潔公司和解及成功取回拖欠的假期薪金,但她們都意識到成立工會的重要性。「清潔工友大部分都唔識表達自己,當面對管理層、記者,甚至乎是法官的時候,就很容易因為緊張而講錯說話或者表達不清晰,令人誤會。」寶麗認真地說:「自從這件事之後,我們便積極成立工會,希望清潔工友可以擁有正式和合法的權利代表自己。」於是,她與其他同樣熱心的工友一起加入工會,並成為最早期的理事之一。

如何團結更多工友成為當時職工會的難題。寶麗憶述:「為了令更多清潔工友認識工會,我們經常落區宣傅。無論是附近的區域抑或是遠至港島新界,我們都去過與工友接觸,希望透過宣傳令更多工友認識我們及了解自己的權益。」除了宣傅,每逢有清潔工潮,工會都不分晝夜去幫手和支援工友。希望幫助工友爭取應有的權利之外,亦希望可以透過一些成功爭取權益的例子向工友證明工會的能力,從而吸納更多的工友。經過大家的努力,職工會已由當初的七、八人增加至幾百名會員,更有不少遇上問題的工友,主動聯絡工會尋求協助。

而為了維繫一班會員,寶麗亦會不時探訪工友,了解他們近期的生活,看看他們有沒有遇上工作困難甚至是剝削、工會有沒有可以協助的地方。為工會付出多年,寶麗感慨地說:「這幾年不斷與不同的工友接觸,大家都好有心去維護自己的權益。而且,大家已經成為了朋友,互相幫助、支持和鼓勵。工會是一個大家庭,每個成員都出心出力為大家、為工會,所以我們的工會才有今日的成績。」她希望能透過與工友接觸和分享,可以為他們發聲,亦希望可以抒解一下他們。

寶麗又指,自職工會成立之後,社會開始關注清潔工的處境,清潔工友亦開始了解自己的權益,所以近年清潔工人的福利也有所改善,例如:享有飯鐘錢、最低工資等等。她期望政府可以多關心清潔工人的處境,使他們享有應得的回報。

Copyright © 2019 HKWWA. All rights reserved |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