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潔工的故事-標叔

2016 年 04 月 14 日

訪問員︰丹丹

標叔已屆七十八的高齡,四位子女亦已成家,閒時亦會弄孫為樂,現時只與太太二人居住,對於現時與太太仍繼續工作,標叔感覺良好,因想自己仍有能力的時候靠著自己繼續勞動,一來可以消磨時間,二來自給自足亦令標叔感到自在。

標叔向我訴說於碧瑤清潔公司工作之前曾在一間叫利興的清潔公司工作,當時的合約為每兩年續一次,但在兩年合約即將屆滿之時,公司突然通知標叔要調他往另一個工作地點,但新的工作地點已有另一隊人進行工作,故標叔拒絶了公司的要求,但公司卻仍堅持,最後標叔獲悉原來公司想以此方式逼使工友自行遲職,因若工友自行遲職,公司就可省卻遲退工友之遣散費,而公司亦使用此橋段於其他工友身上。

當大部份工友都遇上公司要調職的時候,標叔便與工友一同商議,並展開一連串的追討行動;工友們曾於勞工署、勞資審裁署作出申訴,在勞審署得值了,但仍取不到遣散,只好告上高等法院處理,最後法庭亦判了公司敗訴需要賠償遣散費。但法律漏洞真的很多,公司只賠足遣散費予部份工友,其他工友只作八五折、八折、或最低的五折賠償;利興的做法實在令人氣憤,最初亦只肯以五折賠予標叔,但標叔拒絶,幾經爭取標叔最後無奈接受八五折的安排,而標叔的太太因感事件擾攘了多時,感到身心疲倦,於是接受了最初的五折安排。

事件進行了逾年,期間亦須於不同的政府機構穿梭,當有行動時標叔亦會積極參與,標叔工作時間為晚間,因此日間的行動標叔亦能參與,但有些工友是需要日間工作及照顧家庭,因此未能每一次的行動都能夠參與,而此事件最令標叔感到氣憤及失望的是當與利興進行訴訟期間,政府再進行清潔外判招標時,仍以價低者得的方式將工作再次給予利興承辦,這實令人聯想利益輸送及官商勾結等問題。

標叔亦表示亦曾與局長高永文會面,表達過有關訴求,但意見接受態度照舊,政府根本沒有任何實質的協助及事件跟進,反而仍然繼續讓利興清潔公司續標。這一次經歷讓標叔及其他工友們感覺政府的勞工政策的不完善,但政府經明知漏洞仍沒去修補漏洞,這難免讓人感覺政府是漠視勞工福利。

訪問期間我亦問了標叔,於此追討期間經歷了不同的行動,對於晚間要工作,日頭要參與行動及會議商討,標叔會否感到身心疲累、過程中會否有想過要放棄的念頭?及整件事完結標叔有什麼感受及想法?標叔指出整個追討過程實屬不容易,當然對日頭參與行動晚間要工作,有時亦感到疲倦,但標叔沒有想過要放棄及妥協,因標叔認為這是他們工友應得的報酬及權力,當知道利興用如此卑劣及取巧的方法對待 一幫默默付出的工友時,更加感到氣憤,同時一班工友追討權益的目標一致亦令標叔感到振奮,更加加強 他追求公平對待的決心。

雖然工友們知識水平不高,對一些勞工規條、政策不甚了解,但不代表他們就要受到剝削及欺壓, 標叔學懂面對不公義的事件時,選擇表達及行動才能令更多人知道及有效地處理問題。

Copyright © 2019 HKWWA. All rights reserved |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