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工友 ‧ 一故事

一工友.一故事 一義工.一體會


清潔工的故事–
和叔

訪問員︰阿僖

今次非常有幸,能夠與一位曾追討賠債的工友–-和叔做訪問。在短短的一個半小時內,和叔有問必答,當中亦令作者從和叔口中更具體的了解當時利興工潮的事宜。        

「果陣最主要問題係同利興(清潔公司)完左合約,但唔肯俾遣散費」,和叔冷靜地說。經追問後,得知公司不惜利用調職作藉口令工友們變相自己辭職,無須賠償遣散費。和叔指出,調去的新工作地方本身有工友負責和上班,想想亦感覺古怪,同時公司並沒有與和叔商討薪金、合約,只是直接通知和叔需要調離至其他工作地方。於是促使了日後的利興工潮,工友追討應得的賠債──遣散費

其實,和叔要求的東西十分簡單,他希望能夠自力更生,無須倚靠子女過活。但外判商的惡行,卻教他不能達到心中所想,本來屬於和叔的遣散費,最後竟然「打了折」,只獲得全數的八成。事件讓我們重新思考,到底外判制度是否真的那麼美好?價低者得的競投,由出價最低的外判商投得,然而為獲取利潤,外判商只好利用不同的灰色地帶,剝削工友們應有的權益,例如事件中,清潔公司利用調職變相迫工友自己辭職,而迴避支付任何遣散費。政府作為「話事人」,應著重工友的權益,時刻監察外判商,重新審判現有的扣分制,做一個有承擔的政府,而非採取放任而行的態度。當無數的工友被剝削,令他/她應有的儲蓄大減,而需要借用社福退休資源,增加公共開支的壓力,到最後,受害者畢竟還是政府……

當然,事件的可幸之處在於工友們能夠凝聚在一起,共同爭取應有的權益。每名工友的影響力雖然只是微乎其微,單靠個人力量對抗外判商可謂天方夜談。但只要集結力量,聚沙成塔便可產生不一樣的效果,事件反映工會的存在是缺不可少,工友比單獨一名工友更有談判的能力,而工會假若缺乏工友的支持,一樣無法取得成功。利興工潮是一個實證,工友們相信工會,齊心出席工會的活動,而工會則全心為工友爭取應得權益和保障,互相支持,才成功爭取應得的遣散費。        

事情的結局是工友們只獲「打了折」的遣散費,無法全數拿回來,可見單靠工會的力量,仍無法令像利興這一類狡猾的外判商就範,只有與政府的監察制度相互連結才可令所有外判商不敢胡亂剝削工友,所以政府必須加強監察及落實扣分制度。其實像和叔這一類的清潔工友,每天需要對著廁所工作,是非常值得尊敬,但和叔在訪問中,他曾表示做清潔工並不辛苦,反之可以養活自己,這份的謙虛和默默耕耘的心,更值得受到人們的尊敬。 

01


 

標叔

訪問員︰丹丹

標叔已屆七十八的高齡,四位子女亦已成家,閒時亦會弄孫為樂,現時只與太太二人居住,對於現時與太太仍繼續工作,標叔感覺良好,因想自己仍有能力的時候靠著自己繼續勞動,一來可以消磨時間,二來自給自足亦令標叔感到自在。        

標叔向我訴說於碧瑤清潔公司工作之前曾在一間叫利興的清潔公司工作,當時的合約為每兩年續一次,但在兩年合約即將屆滿之時,公司突然通知標叔要調他往另一個工作地點,但新的工作地點已有另一隊人進行工作,故標叔拒絶了公司的要求,但公司卻仍堅持,最後標叔獲悉原來公司想以此方式逼使工友自行遲職,因若工友自行遲職,公司就可省卻遲退工友之遣散費,而公司亦使用此橋段於其他工友身上。

當大部份工友都遇上公司要調職的時候,標叔便與工友一同商議,並展開一連串的追討行動;工友們曾於勞工署、勞資審裁署作出申訴,在勞審署得值了,但仍取不到遣散,只好告上高等法院處理,最後法庭亦判了公司敗訴需要賠償遣散費。但法律漏洞真的很多,公司只賠足遣散費予部份工友,其他工友只作八五折、八折、或最低的五折賠償;利興的做法實在令人氣憤,最初亦只肯以五折賠予標叔,但標叔拒絶,幾經爭取標叔最後無奈接受八五折的安排,而標叔的太太因感事件擾攘了多時,感到身心疲倦,於是接受了最初的五折安排。

事件進行了逾年,期間亦須於不同的政府機構穿梭,當有行動時標叔亦會積極參與,標叔工作時間為晚間,因此日間的行動標叔亦能參與,但有些工友是需要日間工作及照顧家庭,因此未能每一次的行動都能夠參與,而此事件最令標叔感到氣憤及失望的是當與利興進行訴訟期間,政府再進行清潔外判招標時,仍以價低者得的方式將工作再次給予利興承辦,這實令人聯想利益輸送及官商勾結等問題。

標叔亦表示亦曾與局長高永文會面,表達過有關訴求,但意見接受態度照舊,政府根本沒有任何實質的協助及事件跟進,反而仍然繼續讓利興清潔公司續標。這一次經歷讓標叔及其他工友們感覺政府的勞工政策的不完善,但政府經明知漏洞仍沒去修補漏洞,這難免讓人感覺政府是漠視勞工福利。

訪問期間我亦問了標叔,於此追討期間經歷了不同的行動,對於晚間要工作,日頭要參與行動及會議商討,標叔會否感到身心疲累、過程中會否有想過要放棄的念頭?及整件事完結標叔有什麼感受及想法?標叔指出整個追討過程實屬不容易,當然對日頭參與行動晚間要工作,有時亦感到疲倦,但標叔沒有想過要放棄及妥協,因標叔認為這是他們工友應得的報酬及權力,當知道利興用如此卑劣及取巧的方法對待 一幫默默付出的工友時,更加感到氣憤,同時一班工友追討權益的目標一致亦令標叔感到振奮,更加加強 他追求公平對待的決心。        

雖然工友們知識水平不高,對一些勞工規條、政策不甚了解,但不代表他們就要受到剝削及欺壓, 標叔學懂面對不公義的事件時,選擇表達及行動才能令更多人知道及有效地處理問題。


 

參與工會的清潔工–寶麗

訪問員︰潔瑜

在香港隨處都可以看到清潔工人打掃街道、清理垃圾,但是其實他們都是低薪工人,只享有最低工資的待遇;他們受到外判商的各種剝削,應有的福利都無一定的保障。工友爭取權益時是怎樣組織起來的呢?參與過工潮的工友怎樣保持力量?認識一個參與等組工會的清潔工友–寶麗,有機會了解工友的行動。

清潔工人職工會於2002年初成立,反對外判,為清潔工人爭取改善待遇,到底清潔工人職工會當初是怎樣成立呢?

寶麗見證着工會的成立和發展,她是最初組織起工會的第一批工人,亦是現任理事之一。她回憶最初促成清潔工會的事件,是由於她工作的屋邨清潔公司拖欠工人的假期薪金:「我和其他清潔工人被清潔公司要求星期日工作,亦都無『補水』。」這件事發生在1999年,寶麗她們遭到公司解僱,一直拖欠的假期薪金更是無法取回。幸好,她們幾人在香港婦女勞工協會附近的屋邨工作,因而認識女工會。因此,當她們受到不公平、不合理的對待時,就主動向女工會求助。女工會協助寶麗和其他工友與清潔公司交涉,可惜最後工友仍需與公司對簿公堂。

寶麗憶述:「當初之所以成立工會,是因為在法庭上女工會不可以代表我們這些清潔工人發聲。」,因為只有職工會才可代表工人在庭上發言。雖然,寶麗她們最後與清潔公司和解及成功取回拖欠的假期薪金,但她們都意識到成立工會的重要性。「清潔工友大部分都唔識表達自己,當面對管理層、記者,甚至乎是法官的時候,就很容易因為緊張而講錯說話或者表達不清晰,令人誤會。」寶麗認真地說:「自從這件事之後,我們便積極成立工會,希望清潔工友可以擁有正式和合法的權利代表自己。」於是,她與其他同樣熱心的工友一起加入工會,並成為最早期的理事之一。        

如何團結更多工友成為當時職工會的難題。寶麗憶述:「為了令更多清潔工友認識工會,我們經常落區宣傅。無論是附近的區域抑或是遠至港島新界,我們都去過與工友接觸,希望透過宣傳令更多工友認識我們及了解自己的權益。」除了宣傅,每逢有清潔工潮,工會都不分晝夜去幫手和支援工友。希望幫助工友爭取應有的權利之外,亦希望可以透過一些成功爭取權益的例子向工友證明工會的能力,從而吸納更多的工友。經過大家的努力,職工會已由當初的七、八人增加至幾百名會員,更有不少遇上問題的工友,主動聯絡工會尋求協助。

而為了維繫一班會員,寶麗亦會不時探訪工友,了解他們近期的生活,看看他們有沒有遇上工作困難甚至是剝削、工會有沒有可以協助的地方。為工會付出多年,寶麗感慨地說:「這幾年不斷與不同的工友接觸,大家都好有心去維護自己的權益。而且,大家已經成為了朋友,互相幫助、支持和鼓勵。工會是一個大家庭,每個成員都出心出力為大家、為工會,所以我們的工會才有今日的成績。」她希望能透過與工友接觸和分享,可以為他們發聲,亦希望可以抒解一下他們。        

寶麗又指,自職工會成立之後,社會開始關注清潔工的處境,清潔工友亦開始了解自己的權益,所以近年清潔工人的福利也有所改善,例如:享有飯鐘錢、最低工資等等。她期望政府可以多關心清潔工人的處境,使他們享有應得的回報。


 

掃街掃樹葉的碧華

訪問員︰秋萍

頭髮曲曲,臉子圓圓,碧華笑起來令人感到親切。六十五歲的她,今年踏入當清潔工的第九個年頭。為何會做清潔工?都是「偶然」兩個字。        

她回想當年,做過生意,但最後都沒有結果。育有兩子一女的她,子女漸大,做師奶的日子就是打打牌,有時又賭賭錢。朋友問起她為何不去工作,她自知讀書不多,做勞動工作又不行,工作選擇甚少。最終在友 人介紹之下,開始做清潔工。

女工作無分貴賤,不過對於碧華丈夫來說,清潔工不是一個馨香的職業。碧華說:「先生唔中意我做清潔,但我又覺得無所講。呢啲野始終都要有人做嘛!唔通個個都做陳方安生咩?」就這樣,年復年,在灣仔的街頭,她掃了九年的樹葉,搣了幾年街招。

做清潔看似簡單,但跟其他工作一樣,都是有喜有怒,有高有低,有是有非。喜的是跟同事一同工作很開心,關係和諧。「做野最緊要都係做好自己,唔好累到人。」        

跟不少香港人一樣,碧華每天都是勞碌工作,每天朝七晚五點半,返工放工就回家吃飯休息,閒時飲茶。不過假如有一天,生活有中不公義事情發生,她的選擇可以變得不平凡。

2012年,利興清潔公司與食物環境衛生署的灣仔區清潔合約完結後將員工不合理調職,亦拒絕遣散及賠償受影響員工,假如員工不肯調職就要自動離職。如此情況,當時碧華便是其中一位受影響的清潔工。經歷過與其他清潔工友一起爭取,一起為自己的權益發聲,碧華說在過程中學習到不少的東西。「當然學到野,我地唔識字,唔知有咩勞工保障,例如一年一次保費我地又唔知,所以要多謝工會同我地一齊爭取囉。」

團結就是力量,工友的力量不能忽視,只要相信和團結,很多東西都可以由自己掌握。

03


 

清潔工的故事

訪問員︰ 孫力萍

年約四十多歲、中等身材、雙唇厚厚但經常面帶著笑容的女仕,她的一對手雖然並非幼細,但留了少許長指甲,看似十指尖尖的,頭髮束得整整齊齊,胸前戴了一條長型十字架吊墜之頸鍊,還穿著一雙粗黑橫條二吋高跟鞋。很難相信她就是清潔工人。

今日故事女主角──翠芬,在國內出生,祖籍佛山,家中以務農為主,由於有六個兄弟姊妹,家境清貧,只受了四年教育。長大後,聽聞鄰村朋友之親戚回鄉娶妻,輾轉間翠芬便嫁給這位比她年長二十多歲男子為妻,並在四年間誕下兩名兒子,由於翠芬之單程証未獲批准,直至2000年間才獲批並帶同二名兒子來港與丈夫團聚,好景不常,丈夫因精神出現問題而入住精神病院。2002年與丈夫離婚後,翠芬帶同兩名兒子入住仁愛之家,因而接觸到宗教信仰,這亦是翠芬為何喜歡佩帶十字架頸鍊之原因。

時間飛逝,大兒子已18歲就讀中五,幼兒子亦已滿15歲,故翠芬開始重投社會服務,經介紹下找到在港第一份工作,在官塘某間大型二十四小時營業之商場內做清潔女工,每日要返工十多小時,主要負責商場及商戶等之清潔。翠芬敬業樂業,不計較是否厭惡工作,清潔地上的嘔吐物,清潔從婆婆褲管內跌出的糞便也亳不介意,為客人引路,為傷殘人仕推輪椅等等……翠芬對工作充滿熱誠,亦樂於助人,唯一介意的是身上穿著那套制服之背面寫上該商場名字歡迎你,她覺得尊嚴有些受損,好像人肉佈景板似的,但為了生活還是要繼續幹下去。

工作了兩個月後,翠芬還未獲發薪金,而其他工友亦有此情況發生,故聯合起來向這間清潔承辦公司追討。清潔公司最後發放部份薪金,而這班清潔工便繼續工作,亦過著逢二進一的日子,直至一年後某一個中午,這間清潔承辦商突然結束,遺留下一連串的問題如欠下之薪金、強積金、代通知金、法定假期 、年假等等……由於翠芬要討回公司的欠薪等,故在這段期間接觸到工會,透過工會協助向小額錢債、勞工處等申訴,經過訴訟現已追回大部份的欠薪。

現在翠芬已轉往一間中學任清潔工,而另一方面又可照顧家庭。

最後祝福翠芬生活愉快、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翠桃樓的清潔阿

她的工作範圍是翠桃樓,工作性質為「倒樓」並需要處理垃圾房的所有垃圾和清潔。工作時間為七時至十一點及晚上八時至十一時。值得一提的是她每天處理完垃圾房的垃圾後,還需要等待垃圾車的到來,但由於交通問題,垃圾車有時未能準時到達,因此她可能要留守崗位至下午一時至兩時。她所多出的工作時間並不計入加班的時間之內,同時亦延遲了她的食飯時間,因為她不希望穿著髒衣服進食,可見她的工作待遇和安排尚有改善的空間。

再者,她的家庭負擔比較重,需要照顧年長的老人和小朋友,即使夫婦同時外出工作,也只是僅僅足夠應付家庭開支,小朋友的學費和老人家的醫療費用需要在平日省吃檢用才能應付。她說收入是可以應付生活的,但生活質素則是處於低下階層的水平,雖然如此,但她仍是滿足於現狀的,她不想為了提高收入而造成勞資衝突的情況。


 

翠屏(北)邨清潔工友

訪問員:阿謝、阿花、阿澄

        她的工作範圍在翠柳樓,職責包括︰「倒樓」、清潔大堂和升降機,工作時間分別為早上八時至下午二時及晚上八時至十一時,合共9小時。工友她表示自從最低工資實施後,她的薪金的確比以往增 加了幾百元,現時月薪變成約六千多元。

雖然現時通脹加劇,但是她滿足於她的工資水平,因為她已經有兩個子女外出工作,每月也有家用花費,而且她的丈夫亦有出外工作,因此她的工作收入主要為幫補的性質,對現時最低工資上調的需要不大。


 

翠樟樓清潔阿姐

 

她自稱阿芳,工作於翠樟樓,她是早班的「倒樓」清潔工,工作時間為上午八時至下午五時,當中有兩小時食飯的時間,她說最低工資的確有助她改善收入,由四千多元一個月的工資提高至五千多元,但她表示對於她六十歲的年齡來說,有工作聘用已經是滿足的事情,所以對是否需要提高最低工資的事宜並不熱衷。

對阿芳來說,此份工作非常重要,因為她的子女已經全部搬離家中,所以她要依賴此份工作來自給自足,而且她亦覺得五千多元的薪對她一個人來說已經是足夠使用了。


 

知足常樂的陳婆婆

訪問員:樂怡

        當我行入西營盤一個女廁時,發現這個女廁比其他廁所更新淨和清潔,也沒有難聞的氣味,想必是經過清潔工人的一番努力。而陳婆婆是個在垃圾站旁女廁內的清潔工人。

        陳婆婆在任職女廁清潔工人前,在街道上當清潔工人已有八年,而在這廁所已工作五年了。她的工時比較長,每天要工作九個小時,但月薪有加至八千多。在假期方面,雖然她可以請假,但有時如果沒有替工就不能放假。對於她的工作環境,她很滿意,更笑言不介意在這裏住,只要加床便可。而陳婆婆的工作主要是清潔廁所和更換紙巾。她指出當海味街多人,來這個廁所的人也多,就要經常去更換廁紙,工作量也會大增了。

        從我們十五分鐘的對話中,可以發現陳婆婆十分樂觀和知足。對於有義工來探訪自己,她也十分開心和感激,也主動地與我們分享了不少工作上的事。

 

Copyright © 2021 HKWWA. All rights reserved |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